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师大人物» 忠于有趣:一个浪漫主义创业者的3.5次尝试

忠于有趣:一个浪漫主义创业者的3.5次尝试

大学五年折腾了3.5次创业:线上水果便利店、共享单车unibike、酸奶自造门店和滤乳清酸奶“自然盒子”。


她叫惊鹿,北师大地理学部硕士在读,一个追求好玩的浪漫主义创业者。


20181011153924297948101473.jpg


 

有趣:“我就想把它想做的开心一点”


惊鹿一个人坐在高脚椅上,低头玩switch,《星露谷物语》的彩色像素小人在屏幕里跳动。头顶暖色的灯光打下来,照亮她圆圆的灰色渔夫帽和毛茸茸的黑色宽松卫衣。在拥挤的星巴克里,她安静专注得像被一个气泡包裹。她抬头,帽檐压着一点细碎的刘海,黑眼圈明显,鼻边有一颗因熬夜而顽强冒出的痘。唯独一双眼睛的闪亮,遮盖了脸上所有疲色,使她看起来充满元气。她眨眼时,周身的泡泡“啵”的一声破裂,对外来的世界完全好奇地敞开。


“惊鹿”这个名字来自そうず的中文译名。这是一种日式园林的取水装置。竹筒缓缓盛满泉水,倾倒击打在清泉石上,万籁俱寂中“扑通”的水声,使林中小鹿受惊跃走。正如其名一般,惊鹿一直都在追求一种打破常规的趣味。


2013年的大一,刚入校的新生们兴奋地体验着大学课程、社团生活,惊鹿站在学校小吃街的水果店前驻足思索。在发出对于水果店“又贵又不新鲜”的感叹之后,她和高中同学一起创办了一家线上水果店。几个初到大学的新生聚在一起,凑钱、申请创业基金、进货、购置切配工具,在人大的宿舍里对着一摞一摞的纸箱切分水果,对着微信订单穿梭在人大、北大、北外校园里配送。那是最好的时代,是“O2O(Online To Offline)最最鼎盛的时期”,是可以“一块钱吃外卖的时代”。各家外卖平台百花齐放,人们的消费触觉被激活,新的商机吸引着“淘金者”们探索。惊鹿他们抓住了水果这个特殊的品类,乘着风口冒险,一点点做大规模。从最开始的宿舍配货到慢慢租下校内厂房和中央厨房,聘请专业的切配师和配送员,做出专属的橘色配送盒。一年下来,水果店的累计销售额达到了140万。


20181011153924334982809672.jpg

2013年-2014年线下水果店的一些微信配图和线下团队照片


2016年,她以专业第三的成绩保研,却被一顿火锅的热气腾腾点燃斗志,决定加入创业团队,做出自己的共享单车“unibike”。清新的蓝色调,24寸的小巧车身,更为安全的一体化车篮,画着卡通UFO的挡泥板,惊鹿为这个小小的自行车热血沸腾,为了加班几乎住在办公室。每晚12点结束工作,忙起来甚至到凌晨5点,第二天早晨9点又从沙发上挣扎扑到办公桌前。这一年圣诞,她骑着自己研发的小蓝车、戴着圣诞帽在中国农业大学分发圣诞礼物。圣诞帽红得像一簇小火焰,暖乎乎地向上升腾。


20181011153924344591306898.jpg


惊鹿在520策划的粉色限量单车Campaign


2017年,她和三个小伙伴鼓捣出一个“酸奶自造”, 只做手工酸奶和蔬果奶昔,门店是极简的墨绿和纯白色调,大棵的绿植零星散落。麦片、玫瑰、芒果、香蕉、牛油果,所有的酸奶都是现场制作,把酸奶和水果用破壁机打碎融合,再切上大块果粒,满满一大杯乳白冰凉。“酸奶自造”已经有六家门店散布于厦门各地。现在惊鹿来回于北京、厦门两地,兼顾研究生的学习和新品“自然盒子”酸奶的研发。


20181011153924359422601357.jpg

研发滤乳清酸奶的过程中


20181011153924365969408688.jpg

“自然盒子”酸奶清新茉莉味


寻找“新”和“有趣”是推动她前进的力量来源。或者说不是前进——她追求的不是在路上跑得领先,而是跑得更“有意思”。如果说现实主义创业者是给自己安装火箭助推器,拼命攀登想要到达顶点的苦行僧,惊鹿更像是一个浪漫主义创业者,创业是她在行走路上突然发现的闪亮石子,她蹲下来好奇把玩,记录下奇特的颜色。


她把工作记录画成插画手账;为共享单车unibike画了一群独角兽“unimal”,给它们创造出一个仿佛真实存在的小宇宙;把无趣单调的作业涂抹成手抄报,用水彩调出远古文明里玛雅人的红棕色皮肤;给试色时连成一串的彩色色块画上小脚,变成一只长长的毛毛虫。“酸奶自造”门店落成的夜晚,工人切割店牌的铁架,灼眼的橙红火星四溅,她朝着铁锯下一簇簇喷出的火星,大声喊:“谢谢你放的花火!”在决心做出属于自己的滤乳清酸奶“自然盒子”后,推广期几乎是亏本在卖。惊鹿对此也并不恼心,因为她对于未来的要求只是“我不会亏而有一点点赚,会有一些资金让我运转起来别的事情就可以了”。别的事情,比如探索酸奶的新口味,比如让“喜欢的插画师为自然盒子画一次限定包装”。


惊鹿并不把创业当作挣钱的渠道,当价值的定义被拓宽,不限于一杯杯酸奶的金钱售价,“有趣”成为在她的世界中能兑换一切的硬通货。


“我就想把它想做得开心一点!”她说话时手缩进宽松的卫衣袖口里,空荡荡的袖管下摆随着动作上下晃动,呼啦啦,像扇动翅膀的飞鸟。

 

对于惊鹿而言,“开心”和“真心”是等号的两边。


“我目前做自然盒子,这是一个很真心的事情。想做我自己的品牌,然后去做一些很好玩很有意思的事情。这是我的初衷,也是我真心想做的事情。”真心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矫饰,不包装。从线上水果店里新鲜的水果,unibike亮亮的小蓝车,到酸奶自造的新鲜果昔,自己设计的自然盒子包装,都是她真心的一部分。“想要做什么就去做,人不能想太多,否则就看不到最原始的美,就无法以最赤子的心态去迎接快乐了。” 


惊鹿说,她有一个记了很久的梦:


“昨晚做了一个梦,梦到找不到我的渔夫帽。我把家里翻了一遍,找不到,走出门到处去找渔夫帽,最后在西北路口一个可回收垃圾桶里面看到我的渔夫帽。我刚要伸手去拿,就有个声音对我说:‘你要拿真心来换你的渔夫帽。’我想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都没有做出决定。醒来就很唏嘘,觉得是不是长大以后我们都可能拿真心换了一次东西。 ”


惊鹿在梦里没有做出交换真心的决定,现实中,她也同样仍然捧着真心继续奔跑着。


20181011153924388952701805.jpg

惊鹿以《神奇动物在哪里》为创意为Unibike画的宣传画


行动:“想要做什么就去做”


走在与大多数人不同的道路上,惊鹿却从未觉得自己有多特别。她喜欢在宿舍一集一集地重看已经看过十几次的《蜡笔小新》;沉迷玩switch,有闲暇间隙就要摸几下;拖延症发作时,面对还没动手的作业撒谎:“啊我快做好了”;无聊时,用幼稚园画风涂抽象的动物和小人。


20181011153924404967006862.jpg

惊鹿的一个脑洞草稿:如何把猫变成羊


她甚至害怕别人说她是特别的人,“因为……因为其实我不是。所有我们觉得我们的不同啊,往往都是扎根在各种人的相似之中。”她把自己的起起伏伏、跌跌撞撞,形容为“你们也能做只是没有去做的事”。她只是走出了困住大多数的人的第一步,然后就慢慢走了下去。


她选择走,因为春光太好,前方有趣,而行囊正轻。


“人类新的灵魂来自于新的经历。时间不是成长的证明,经历才是。”这是惊鹿给她的2015年写下的总结。


新奇的经历正如闪闪发光的宝藏,但我们深知通往宝藏的小径陌生、偏僻、艰难。惊鹿却马上甩上行囊,因为她知道“目前是最好的一个阶段”——脱离只有唯一既定目标的高中时期,没有家庭负担和现实束缚的大学阶段。而且她更清楚地知道“这个时间其实不长,你不要以为它是一辈子,你很快就会面临到身不由己的阶段。”现在是最好的青春。年轻的失败,就算惨痛也还是可以回头。


她笑得满不在乎,掰着手指说:“预设一个最惨的结果,比如说自然盒子最惨的结果——没人买嘛!或者大家觉得不好吃,就觉得‘唉你不行嘛’,就这样!”她把摊开的双手干脆地拍到一起,“那你想想可以接受吗?可以接受……我不会为还没发生的事情感到害怕,去做就好了。”


她勇敢得像第一次远航的年轻水手。但事实上,三次创业,她已经两次败于大资本的补贴战中。


线上水果店——20人团队,最高日销售额达到8000,年销售额累计140万。


共享单车unibike——获得352万用户,路演融资第一轮得到100万天使投资,融资第三轮一亿元投资;王源、易烊千玺和郭敬明曾在微博上po出骑unibike小蓝车的照片。 


这是曾经的巅峰,如今都已经成空。线上水果店被另一家校内连锁水果自提店打倒,unibike被资本兼并压垮。无用库房的租金,无法抛售的切配机器,退还充值卡的金额,至今还在处理的unibike用户的押金退还……市场激烈竞争的巨浪打来,留下满目倾覆的小船。但她摇摇晃晃地又浮起来,拍拍灰,说:“我还好好地活在这里,也还好,没有什么。”


20181011153924415515602243.jpg


不是没有人对惊鹿说:“不要折腾了,回学校好好念书吧。”


但是,一张红色的纸,上面零星散点着黄橙蓝绿的小点。问人们看到了什么?人们会说,这是一张红纸。惊鹿说,不,其实它不是。


学生的身份也是如此。大块的红色代表学习、科研,黄色可能是创业,橙色可能是恋爱,蓝色可能是娱乐,绿色甚至可能是休学。人们以看到的、经验中的最大部分去代表全部,却不仔细去了解。每一个身份都可以很多元,每一个人都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色彩。就像,插画、地理、创业、开店、北师大,这些几乎不相交的跨界词语,却在惊鹿身上融成一个色彩斑斓的奇妙世界。


不惧怕失败,不惧怕刻板,也不惧怕缺憾。惊鹿从不为出发而犹豫,“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句话是非常非常正确。你真的赶不上,你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那你就一直调整,边走边调整。”她捉住每一个闪光的瞬间,追逐着前行。她知道生活没有最优解,很多决定难分对错,当下能做出的选择,那就是最好的选择。


翅膀:校与家


天和海蓝成一样的颜色,红色的塔吊划过,搬运起彩色的集装箱。这是厦门东渡的港口,是惊鹿成长中窗外的风景。


20181011153924450279002745.jpg

惊鹿房间外的风景


惊鹿在海边长大,海风从平朗的海面吹来,无阻无碍,满是自由气息。海边人扬帆探索的勇气仿佛流淌在城市中每一个人的血液里。


她在这座城市做过无限趣事。因为电影《疯狂的赛车》拍摄于厦门,所以她截图下熟悉的场景,兴致勃勃地穿梭在厦门的街头巷尾,去寻找电影的记忆。或者有时突然没来由地在街头和陌生人搭讪,以突然的问句开头,神神叨叨,却也好玩。


回到家,爸爸在照顾满屋茂盛生长的绿植,桌上摊开的是他抄记中国历史的读书笔记,家里的德国黑背犬在身边打转,用湿漉漉的鼻子亲昵地蹭来蹭去。“都行都行”的家庭氛围助长她的自由枝蔓。没有固定的期望和霸道的管束,父母对惊鹿唯一的要求是“开心、稳定”。


所以,惊鹿瞒着父母做了很多有趣的小事。


20181011153924421020406136.jpg

line friend 爱好者惊鹿的书桌


小学时,她把家里的书都登记在一个小本本上,变成一个大家都可以借阅的“图书馆”。充五块钱可以有五十点,可以借五十块以下价格的书,想要更贵的书就要再充值,或者也可以直接用书来等额交换。幼稚又新奇的游戏,“就很多人来充,很多人给我书,然后很多人来借,就很开心!”惊鹿的眼睛亮闪闪,好像眼前又看到一张张皱皱的零钱和稚嫩的笑脸。又或者因为喜欢画画,自己用纸笔描画出纸上游戏,和现在网络角色扮演游戏一样,画上每个人物的属性和探索的地图,吸引了好多忠实玩家。她还搜罗起家里零碎的小东西,做五毛一次的小抽奖。这是她童年所折腾的游戏。


而2018年3月的一个傍晚,惊鹿走在海边,“做一款属于自己的酸奶”的念头击中她。她冲到嵩屿码头看了那天的日落,红得和曾经高三时的无数个傍晚一样,鲜艳、光亮、充满向往。

 

“你认为‘自然盒子’已经是一个成功的产品了吗?”


“现在只是初期,不能定义。而且……成功与否这种东西,你非常难评价的。就,你要怎么定义成功?而且我也不是以它成功为目标在做它。”


“那你认为‘自然盒子’是一个成熟的产品了吗?”


“它会一直更新。就像我们人类也不会说你到现在就差不多了吧对吧?(笑)我会一直去学新的东西,一直改变。”

 

这是惊鹿说“自然盒子”,就像在说她自己。永远满心好奇,永远不停折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