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党委举办“旗帜——北京师范大学党建成就展”
学校召开学习贯彻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暨创先争优工作部署会
中央精神
理论动态
实施方案
工作简报
见证辉煌
党员风采
基层活动
征文选登
 
返回首页
   
冯效南:党员光荣,人生无悔
作者:采访/生命科学学院2008级硕士生党支部;整理/宋广骥    文章来源:校报         更新时间:2011-06-24

  


 

  人物名片:
  冯效南,1919年生于安徽阜阳。1934年进入安徽省立师范学校学习。1939年参加章乃器等举办的会计培训班,之后从事财务审计工作。194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8年调入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任党总支书记,1982年离休。

  我出生在上个世纪初期,亲历了中国近一个世纪的沧桑岁月。读中学时,学校不让问政治,把学生封闭起来,什么都不讲。师范学校毕业后我到阜阳的一个农村实习,成为了那里的第一个老师。

  我是家里的长女。小的时候,家庭对我的教育相对来说比较好。我的祖父是老中医,很重视对我们的教育,很早就开始教我练字。父亲是西医,是教会学校毕业的高材生,也很重视学习。我六岁就上学了。在那个时候,女孩子上学也是很少见的。

  我1931年上初中,念安徽阜阳第五女子中学,那是一所省立学校。当时的初中老师,据校长说都是大学毕业后从外地来的。刚上初二的时候,好几个老师突然不见了。听几个高年级的同学说,他们是共产党,被抓走了。当时不知道共产党是干什么的,学校不让问政治,把学生封闭起来,什么都不讲。图书馆也没有书或者报纸,语文课上老师都讲那些没有现实意义的文章。

  1932年6月到8月阜阳大旱三个月。第二年春荒,闹瘟疫,祖父父亲都去世了,家里一贫如洗。母亲带着弟弟妹妹回河南老家,我独自留在安徽继续上学。当时上师范不要钱,不用交学费,我就选择了读师范。1937年春天,我从师范学校毕业后到农村实习,在阜阳陈集区的一个小村里当老师。村子里以前没有学校,我是那里的第一个老师。

  刚开始的时候,村里人都说,大闺女来教书,能教好么?他们觉得读书没用,不让小孩来上学。当时的保长很支持我的工作,鼓励孩子来上学。我教孩子认字,认他们自己的名字、父母的名字,识斤两,还教他们算术。小孩回去给爸妈念,孩子会识字,家长就高兴了,都愿意他们来上学。后来,来上学的孩子有60多个,年纪有大有小,我得分开教,再加上要维持秩序,一上午课上完,浑身都是汗。虽然很辛苦,但老乡们的夸奖让我很高兴。

     那个时候,社会很动荡,不是我们在规划自己,而是时代在摆布着每一个人。一次又一次的生死考验,把我和革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1938年5月份,日本人轰炸阜阳。专员、县长都跑了,老师也没了工资。我只能回学校,跟同学去乡下避难。当时,安徽政府从安庆撤到大别山山区里面的金家寨。章乃器等人办会计训练班,培训流亡青年来管理各地的政府财政。我是1939年1月上的会计培训班,上了3个月,之后就到安徽省下面的各个县政府工作。从此一直到1958年,我都在搞财务会计工作。

     1940年,我在郭阳的时候开始接触新四军。当时财会班上有同学在新四军的联络站工作,我也就认识了站长任泊生和徐今强、吴宪等人。当年6月,举行“五卅”纪念大会,新四军、民兵、便衣、民众都参加了,大家情绪非常高昂。开会的时候日本人来偷袭,新四军六支队司令员兼政委彭雪枫问:“敌人来了怕不怕?”,大家都说不怕,于是各自分开迎战。我第一次经历打仗,挺吓人的。后来看那些十五六的孩子都不怕,自己也不能没有出息,我就跟那些剧团的孩子们一起迎战。

  1941年2月,我到了新四军。先是去六旅的海燕剧团,剧团经常的活动是唱歌跳舞,有时候也贴贴标语、打打杂什么的。剧团的孩子们都活泼极了,最小的只有十二三岁,队长二十六七岁,像妈妈一样呵护着孩子们。每到一个地方,剧团就给部队演出。那时候的生活很苦,没有吃的,但是大家每天又唱又跳的,很快乐。

   把我和革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是一次又一次的生死考验。有一次,快过年的时候,我们几人在村外的酿酒作坊远远看见鬼子来了,我们拿起背包就跑。村子前面有条小河,我穿着新鞋舍不得下水,就爬回岸上换旧鞋。等我换好鞋想跑的时候,枪子儿都打到我旁边了。我看见两个骑马的人往右边跑,这时一个战士拉着我说要向左跑,我就跟他一直跑、一直跑,后来实在跑不动了,还好有高粱垛子挡住了。鬼子可能觉得那个骑马的是当官的,于是他们追骑马的人,就把我放开了。我一口气跑进村子,看到了联络站的人,才确定自己得救了。

   第二次是晚上,我们进一个叫万楼的村子。半夜里,剧团里的几个人就听到有枪声。天亮的时候,部队让我们撤退,顺着交通沟走。等我们跑出来的时候,万楼已经几乎烧光了。师里的直属队为了保护我们,整整一个营的战士都牺牲了,大家都很难过。还有一次,我们在战斗间歇去小麦地里查看伤亡情况,我们中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被打死了。回来时,听见一个地方有叫喊声,我伸头一看,是一个重伤战士,头上留着血,膀子掉了,缠着绷带,很痛苦。

     我当时接触到的共产党员个个人格高尚,不畏艰苦,不惧牺牲,一心为群众。这些同志让我觉得做一个党员很光荣,让我渴望入党。经过艰难困苦的考验,我终于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

     1943年,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中间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很多优秀党员都曾对我的思想产生过很大的影响。他们个个能干,人格高尚,受大家尊敬。我觉得他们很光荣,当时我下定决心,也要当光荣的共产党员。

     海燕剧团的导演叫陆丁,是上海人,当时40多岁。他非常有爱心,也很细心,平时既像妈妈一样打理孩子们的生活琐事,又像爸爸一样帮助他们解决遇到的各种困难。空闲时他还教孩子们识字、学文化,并一遍遍教他们抗日道理,大家都亲切地叫他老陆。还有一个叫阿乐的,是地下党员,大家要是遇到了困难,或者有不明白的道理哪怕有不认识的字,都喜欢找他。

     还有我工作过的一个纺织厂的厂长,也是共产党员。虽然他没什么文化,但觉悟很高,不怕死、不怕吃苦。要是敌人来了,他首先想到的是带走纺织机的关键零件。有一次,下大雪,断粮了,他不让其他人出门找粮食,而是以自己不容易暴露为由,顶着大雪、冒着生命危险亲自去找粮食。最后,他终于把粮食带回来,解决了大家的吃饭问题。

     这些同志让我觉得做一个党员很光荣,让我渴望入党,渴望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在解放区的一两年里,虽然条件很艰苦,但我没掉队,没逃跑,觉得自己政治文化条件应该合格了,就提交了入党申请。党组织很快批准了我的申请,我就成了一名共产党员。

     新中国成立后,工农的生产生活条件得到了根本改善。我深刻认识到,正是因为解放前工人阶级的深重苦难,使他们成为了中国革命的领导者。

     解放战争时期,我调到博山煤矿工作,下到300多米深的矿井,亲眼见到矿工们浑身都被染成黑色,只留下白色的牙齿,工作十分艰辛。矿下经常有冒水或瓦斯等危险,矿工们工作很危险,最小的矿工只有十三四岁。这些帮助我理解了毛主席到安源煤矿发动矿工起义的深层原因,也从心里认识到工人阶级是最革命的。

     新中国成立后,我在山东一个铁矿工作,生活还是很苦的,但比建国前好多了。新中国成立时大家都很高兴,而且工农的生产生活条件确实得到了改善。

     我是1958年到的北师大,担任历史系的党总支书记。当时国家提倡教育和生产劳动相结合,我就向当时的系主任建议让同学们下煤矿体验工人劳动的艰辛。后来去了一个班的同学,参观了日本和国民党时期使用的旧煤矿,解放前工人只能沿着矿井下倾斜的巷道爬着将煤背出来,极易往回滚下坡。了解了旧社会采煤的艰辛和危险,同学们都震撼了。

     教师是一个崇高的职业,做一个好老师就要“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在知识上丰富自己,在品德上模范带头,教好书、培养出更多好学生。

  我刚到北师大时,师生的学习条件和生活条件都比较简陋,上课的地方只有教四楼、教二楼。中南楼、中北楼是女生宿舍,老师们住在四合院。改革开放后,我从历史系调到了纪检委,为在“文革”中蒙冤的同志们平反。我感触最深的是思想、言行各方面都自由了,说话也敢说了,看书学习也自由了,教师的待遇也提高了。

   我是师范学校毕业的,我觉得教师是一个崇高的职业,做一个好老师很受人尊敬。教师就要教好书,培养出好学生。师大的校训是“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在现在的条件下老师应尽可能多地丰富自己的知识,品德上要起到模范带头作用。

     现在,国家越来越强大了,环境稳定了,更加利于经济和教育的发展了,人民的生活也好了,国家的国际地位更是提高了,这些都和党的正确领导是分不开的。当代大学生是国家的栋梁,希望你们学好专业,将来报效祖国。希望咱们北师大能培养出更多的人才,使我们的国家更强大!   

             (来源:校报;采访/生命科学学院2008级硕士生党支部;整理/宋广骥)
 



 

文章录入:    责任编辑:曹宁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点导航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转载新闻请注明出处 转载文章请与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1998-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