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网 > 观点集萃

徐敬宏:网络低俗用语和语言暴力须治理

2016-09-20


  互联网的诞生和各类网络应用的出现,给人类社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变革,极大地激发了人们的思维,解放了人们的思想。与此同时,体现人类思维和思想的语言文字得到空前的发展,网络语言呈现蓬勃发展之势。

  由于网络的社会化和社会的网络化在不断地交叠互动,现实生活用语经常来自于网络用语,不少网络用语甚至成为人们日常交流的口头禅。这些网络用语,既包括那些已经被吸收到《现代汉语词典》的“点赞”、“山寨”、“给力”和“秒杀”等鲜活词语,也包括引起人们广泛关注的“屌丝”、“撕逼”、“逼格”、“蛋疼”和“然并卵”等低俗网络词汇以及各类网络谩骂和网络语言暴力等。

  很多人在颔首称赞网络新词的犀利传神和精确达意的同时,也会对一些低俗网络词汇的泛滥而感到担忧,我也是其中一名典型代表。不止一次,也在不止一所学校,我在课间的教室里,听到年轻学生(男女都有,女生更多)喊叫“你是个屌丝”或“我是个屌丝”或“我要和你撕逼”或“去,去,去和TA撕逼”之类的话。说实话,尽管我一直在努力学习新词汇、新潮流和新观念,试图不让自己过早地成为“奥特曼”(outman的音译,表示“落伍之人”),但我当时的确是石化了、被雷到了。

  由于网络传播的匿名性以及把关人的缺失等诸多原因,人们在网络上比在现实社会中更容易使用不文明用语。粗略地讲,现阶段的网络不文明用语可以大致分为网络低俗用语和网络语言暴力两大主要类型。网络低俗用语往往与人类生殖系统密切相关,而网络语言暴力则往往是低俗的谩骂和恶意的中伤。这两类网络不文明用语违反语言规范,损害公序良俗,污染社会环境,误导广大受众和毒害青少年,需要进行引导和治理。

  治理网络不文明用语,是建设良好的网络文化环境的基础,也是互联网产业健康发展的保障。但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势必是一项系统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文明网络用语,需要从网民文明上网和网站文明办网两个方面去努力。另外,也需要制定相关的政策和法律法规,依法对违反者进行惩处。这样才能真正确保文明上网和文明办网有法可依,实现清朗的网络空间。

  网民的文明上网,需要网民能够真正意识到网络低俗用语和网络暴力的危害性,切实从自己做起,自觉地进行自我约束,为提升自身素质和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而努力。用高雅、美好和幽默风趣的网络语言表达自我,应成为每个网民的自觉行为。因为“国欲强,风雅兴”,一个文明的民族才是值得尊敬的民族。另外,当网民忍不住要激扬文字对他人或事件进行点评的时候,如果能有种悲天悯人的情怀,能进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换位思考,可能会少一些刻薄的中伤和恶意的谩骂。

  文明办网,则需要整个互联网行业加强自律。首先,中国互联网协会、中国电子商务诚信联盟等行业组织应发挥积极作用。在这一方面,值得称赞的是中国记协和首都互联网协会2015年8月发布的《抵制网络低俗语言、倡导文明用语倡议书》,号召新闻媒体和网站负起主体责任,净化语言传播环境。其次,每个网站自身也应严格自律,不应简单地以流量和点击率等数字来评价网站内容,降低自己的品位去盲目迎合一些网民的低俗趣味。

  相关规范性政策和法律的缺失,也是导致网络不文明用语盛行的主要原因之一。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有关部门,要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争取早日制定出科学合理的政策法规。要在保护好网站创新积极性的同时,将抵制网络低俗暴力提高到建设先进网络文化的高度,让网络不文明用语和网络语言暴力失去生存的环境。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徐敬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