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网 > 木铎讲堂

京师哲学讲坛之《“The Bad Argument, Presentation and Basic Perception”》

2016-05-02

    由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主办的“京师哲学讲坛”2012年第6期于2012年11月2日下午在主楼A805举行。本次讲坛由美国著名哲学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哲学教授塞尔(John Searle)主讲“The Bad Argument, Presentation and Basic Perception”。院长江怡教授主持了报告会,来自校内外的学生和老师百余人聆听了讲座。

    塞尔教授的报告分为三个主要部分:首先他从哲学史的角度分析了他所认为的贯穿在以笛卡尔为开端的整个认识论传统中的一个“Bad Argument”;其次,他从“Representation”和“Presentation”区分的角度出发,并以“Presentation”概念为基础论证了一种存在于主体和客体之间的直接知觉关系何以可能;最后,他认为上述关系的可能有赖于我们对“知觉意向性”概念的理解和阐明,他本人对此的回答是,给出一种基于“Basic Perception”的理论。

    塞尔教授认为,“Bad Argument”可以简单勾勒如下:(1)假定此刻我有一个“我正在看什么东西,比如眼前的电脑屏幕”的经验,此时我有一个知觉内容即“我正在看我的电脑屏幕”;(2)但前述经验同样能被看成一种幻觉,这个幻觉的知觉内容和“我正在看我的电脑屏幕”一样,尽管它在幻觉的情景下不真实;(3)这两种经验从根本上来说是无法被严格区分开的,它们共享一种结构即“我意识到什么东西”;(4)正因上述这种共同性,知觉内容被看作是主观的,是属于观念的,即我们并没有看到什么客观的物质对象。塞尔认为这个论证的核心在于这样一个错误看法,即把视觉经验本身当作知觉或意识的一个实在的或可能的对象。正因为我们认为知觉内容本身能被看作一个对象,所有我们才会说它有可能是虚幻的。但塞尔本人强烈批判了这个观点,他认为我们的视觉经验或者知觉内容本身是不能被对象化看待的,因为它们自己就是意识或者知觉本身。

    这样,塞尔教授就转到了他本次报告的第二部分。他认为上述错误看法来源于我们在分析知觉内容时在“Representation”和“Presentation”之间的不恰当区分,这个区分认为我们能够把知觉内容当作对象,而这恰恰是塞尔所拒斥的。进一步地,塞尔教授认为在“Representation”和“Presentation”的不恰当区分是因为我们没有从认识论和本体论两个层面来理解主观性和客观性概念。塞尔教授认为知觉的对象和知觉的内容之间的主客之分都是本体论上的,也就是说它们都具备本体论的真实性。从视觉经验来说,视觉对象都是本体论上客观的,它们构成了一个客观的“视觉域”;视觉内容是本体论主观的,它们构成了一个主观的“视觉域”,它们都是实实在在的头脑中的意识内容。接着塞尔教授以此为基础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说对“Bad Argument”的拒斥即对某种形式的唯心论一元论的拒斥是从本体论上考察知觉的客观性和主观性,那么这种本体论上的主客观关系又是怎么样的呢?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构成了本次报告的第三部分内容。塞尔教授对此问题的回答依赖于他对“Perceptual Intentionality”这个概念的理解。他认为在知觉这种情况下,回答本体论上的主客观关系就是阐明“知觉的意向性”问题。对此,塞尔教授总结了关于知觉意向性的6个本质特点,以之为基础,他提出了一种“知觉分层”的理论来具体回答前面提到的问题。“知觉分层”理论的核心在于阐明知觉活动或意识活动运作的根本机制是什么。这个理论最终支持了一种“直接的实在论”观点,这也是塞尔教授一直致力于论证的一种身心一元论哲学。

    报告结束后,江怡教授对塞尔教授的报告内容做了精彩点评。他认为,从塞尔教授的讲座可以看出,哲学和哲学史具有密切的联系,对某一具体哲学问题的研究可以回溯到哲学史上的重要哲学家的观点;其次,哲学的研究当以生物学等等自然科学的前沿科学成果结合起来;最后,江怡教授指出,从塞尔教授的讲座中我们可以获得的重要启发就是,重视概念分析在哲学研究中的地位。

    随后在提问环节,老师和同学们踊跃提问。有的问题针对塞尔讲座中的提出的许多具体概念,有的针对一般性的心灵哲学问题。对此,塞尔教授以自己的演讲为出发点,并结合自己多年的研究和对当前分析哲学发展现状的掌握,对各位师生的问题给出了认真的回答。最后,讲座在热烈的气氛中圆满结束。

(哲学与社会学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