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网 > 木铎讲堂

新近法兰克福学派哲学中的主体间性和自主性

2016-05-02

    2013年5月8号下午15点,由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研究所、科学与人文研究中心主办的“当代西方哲学”系列讲座第二讲在主楼A809教室举行,来自荷兰乌特勒支大学哲学系的乔尔•安德森(Joel Anderson)老师(researcher-lecturer)做了题为“新近法兰克福学派哲学中的主体间性和自主性”(Intersubjectivity and Autonomy in Recent“Frankfurt School”Philosophy)的报告。此次报告由科学与人文研究中心李建会教授主持,哲社学院院长江怡教授做评论。报告开始之前,哈贝马斯研究专家、副校长曹卫东教授与乔尔•安德森进行亲切会谈并代表学院赠送礼物。同时,美学与美育研究所的朱会晖老师以及本学院的硕、博研究生也参加了此次讲座。

    乔尔•安德森的主要研究领域是道德心理学和社会理论,并且尤其擅长对自主性(autonomy)、能动性(agency)和规范性(normativity)的研究;代表著作有:《作为一种社会病理学的自主性鸿沟—超越家长式制度的意识形态批判》(即将出版)、《自主性、脆弱性、承认与公正》等。

    本次报告以“法兰克福学派哲学中的主体间性和自主性”为主题,其主要目标是解决这样几个问题,即“关于自主性的主流理论与法兰克福学派之间的对比”、“自主性能否与主体间性兼容”、“法兰克福学派的主要观点:自主性的去先验性(de-transcendentalization)” 以及“由去先验性导致的主体间性”。围绕这几个目标Joel老师展开了论述。

    首先,关于自主性理论及其发展。Joel老师认为,自主性这个概念在不同领域有多方面的意义,比如自主性的能动性、道德自主性、政治自主性以及个人自主性。其中,个人自主性是本次讲座所关注的主题。个人自主性即以与自己所认为的重要性相融贯的方式去过自己的生活,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行动。在自主性的主流理论中,自主性有以下两方面的含义:(1)自主性是人们拥有或者不拥有的一个特性,与其环境无关。正如杰拉尔德•德沃金(Gerald Dworkin)所认为的,自主性是批判性的反思和程序化独立的结合。(2)自主性即不受干预,自主性主体的行动不是由他人引起的而完全是由内在自身引起的。

    那么,这种自主性的观念如何与主体间性相容呢?因为人毕竟是社会的存在,人们需要社会的背景。因此,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方式去理解自主性。这就引出了法兰克福学派的新观念。法兰克福学派是20世纪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主要流派之一,它继承了青年黑格尔派M.施蒂纳等人的传统,受A.叔本华、F.W.尼采和W.狄尔泰的非理性思想影响,并受新康德主义、M.韦伯的“文化批判”和社会学的启迪,借用K.马克思早期著作中的异化概念和G.卢卡奇的“物化”思想,提出和建构了一套独特的批判理论,旨在对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进行“彻底批判”。其核心观点是:理性的社会发展及其合理性可能成为病态的。法兰克福学派共经历了三代:第一代代表人物是霍克海默、阿多诺、马尔库塞和波洛克等,他们主要反对的是工具主义;第二代代表人物是哈贝马斯,哈贝马斯他对法兰克福学派的思想补充了一些新的元素,比如受杜威、皮尔斯等影响的实用主义,受约翰•塞尔影响的言语行为理论、民主和交往理性等;第三代代表人物是霍耐特(Axel Honneth),他思想的主要灵感来自于青年黑格尔、心理学以及法国哲学,霍耐特在早期黑格尔承认学说和米德社会心理学的基础上建立了自己完善的承认-蔑视理论。这一理论是对哈贝马斯交往行动理论更为经验化的补充。

    在对法兰克福学派做了简单介绍之后,Joel老师切入了法兰克福学派的核心主题,即自主性的去先验性。去先验性是以一种非还原论的方法把理性(自主性)带入现实。在去先验化过程中有两个因素是非常重要的,即历史性(historicity)和参与性(performativity),而且在去先验性过程中提出的规范性问题,要求自主性向主体间性的转化。

    (1)历史性。理性有其历史并且是在不断发展着的,自主性也需要改变,个人主义通过社会化过程也需要不断变化。历史性提出的规范性问题是客观条件是否是恰当的以使我们能够相信直觉。哈贝马斯认为合理性是被对话决定的,自主性的可能性存在于一个批判、自由、开放的文化中。而通过承认—蔑视这对社会动力学张力,霍耐特从一个较新的理论视角阐明了一种规范的社会理论,而这一规范的社会理论又具有很强的经验相关性。

    (2)参与性。自主性作为环境中的表现,不是一种抽象的特性,在我们自我选择的过程中离不了与他人的互动。哈贝马斯认为我们往往赋予他人比我们所知更多的自主性,这也就是交互假设预设的参与性的实际作用,而要解决理性自主性和个人真实性之间的矛盾,需要在宣称个人自主性的时候,不要求别人认同,只要求别人把这种宣称看作对自我的确定。而霍耐特认为自主性包括与别人的关系,当他人参与认知关系中时,要给予他人注意。

    最后,乔尔•安德森老师对讲座的主题进行了重申并做了总结,认为要理解法兰克福学派的自主性观点,必须充分认识到去先验性理论的发展,自主性是历史性的和参与性的,并且是与主体间性相联系的,我们的自主性依赖于有着公开对话和交互认知的空间。

    报告结束以后,江怡院长做了精彩点评,在点评中他介绍了法兰克福学派广泛的思想资源(社会运动、对战争自身的反思、弗洛伊德等),并且就哈贝马斯和霍耐特思想的维度进行了比较,江怡认为,哈贝马斯思考的维度是智力的维度(intelligent dimension),而霍耐特却更多的是从情感的维度(如认知关系中的自尊、自信等)来考虑自主性的。另外,江院长就合理性(rationality)与理性(reason)的区别与Joel老师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其他同学也就自己感兴趣的问题与报告人进行了互动。

(哲社学院新闻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