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网 > 木铎讲堂

英国阿伯丁大学法学院Peter Duff教授讲授“英美刑事诉讼程序和证据”

2016-05-02

    2013年6月9日至6月19日,英国阿伯丁大学法学院刑事司法学教授、人文社会科学学部副部长Peter Duff应我校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的邀请,经北京师范大学外事处短期海外文教专家项目立项,就“英美刑事诉讼程序和证据”做了系列讲座。我校刑科院常务副院长卢建平教授和印波副教授先后担任该系列讲座的主持人,我校法学院李斌教授、史立梅教授、副院长梁迎修副教授、院长助理袁达松副教授、严厚福博士、刑科院刘广三教授、王志祥教授、王俊平教授、孙平副教授、黄晓亮副教授、苏明月副教授、刘科副教授、杨雄副教授、赵军副教授、何挺副教授、肖萍副教授、李山河博士、毛立新博士、赵书鸿博士、郭晶博士、赵晨光博士及我校法学两院的本科、硕士、博士生参与了此次系列讲座。

    本次系列讲座分为五讲,涵盖了英美普通法法域刑事诉讼程序和证据最为重要的内容。

    第一讲中,Duff教授介绍了英美法系的当事人主义刑事诉讼模式,将其比喻为控辩双方间的竞赛,并将其与我国和许多欧洲大陆国家所采纳的职权主义刑事诉讼模式进行了对比,指出当事人主义模式更关注控辩双方在法庭的角力中胜负关系,而职权主义模式则更侧重于发现案件事实。由于英美刑事诉讼采用陪审团制,陪审团的组成人员并不是专门的法律从业者。因此,法律有必要制定严格的刑事证据规则来保护陪审团免受缺乏可靠性证据的影响。随后,Duff教授具体讲授了英美证据法中的几个重要的刑事证据规则,包括传闻证据规则、补强证据规则等。英美刑事证据法中的传闻证据规则原则上要求在审判中排除传闻证据,直接证人须在法庭上接受询问,只有在法定的例外情形时才允许采纳庭外陈述。补强证据规则要求某一证据由于其存在证据资格或形式上的某些瑕疵,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必须依靠其他证据的补强,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第二讲中,Duff教授特别介绍了苏格兰的刑事证据规则,在苏格兰,只掌握唯一的证据不足以定罪,即使它没有瑕疵与弱点,必须有两份具有独立来源的证据才能定罪。该规定一方面大大降低了冤枉无辜的可能性,但另一方面也使得很多犯罪分子逃脱了法律的制裁。此外,Duff教授还详细介绍了英美法系中著名的无罪推定原则和米兰达规则等。

    第三讲中,Duff教授在此前讲座的基础上,对当事人主义和职权主义这两种刑事诉讼模式进行了多角度、全方位的详细比较,清晰地阐明两种模式的显著特点。另外,他通过比较的方式着重讲授了起诉法定主义与起诉便宜主义的两分。起诉法定主义,是指对于符合起诉条件的犯罪案件,检察官都必须起诉;而起诉便宜主义则是指,检察官具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可以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和和当事人的主观恶性酌情决定起诉与否。Duff教授强调,在刑事诉讼价值层面上,两者分别体现了对正义、秩序和效率的价值追求。如何取舍与兼顾上述价值,最大限度地在刑事诉讼中实现犯罪控制和人权保护的双重目的,值得各国法学研究者深思。

    第四讲中,Duff教授特别介绍了苏格兰一种独特的制度,即检察官罚金制度。在某些轻微刑事案件中,检察官可以对犯罪嫌疑人处以罚金。如果嫌疑人支付了罚金,接受该种惩罚,则他将不会进入正常的司法审判程序,也不会留下犯罪记录;如果他不接受该惩罚,则正常的司法程序将被启动。这种制度大大缓解了刑事审判压力,提高了案件处理效率。但这种制度的存在是否威胁了法官的审判权以及司法的公正性,在学界依旧是一个极富争议的问题。

    第五讲中,Duff教授简单介绍了英美法系中的受害人保护机制、诉辩交易等内容。在最后一讲中,教授在总结前四讲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当前英美法系与大陆法系当事人主义和职权主义两种刑事诉讼模式有逐渐融合的趋势,很多国家都根据自身的情况,结合了当事人主义与职权主义的特点,采取了中间的立场。此外,Duff教授还与大家分享了自己当年参与洛克比空难法律调查的宝贵经历,尤其是对于该案件中的证据开示做出了探讨。

    这五次讲座中,广大师生认真聆听Duff教授的讲授,并积极与教授互动,提出了许多值得深思的问题,如:检察官罚金制度在具体施行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在家暴案件中补强证据的具体应用、如何看待中国的劳教制度等等。Duff教授对于这些问题都一一给予了耐心详细的解答。

    本次系列讲座的成功举行让广大师生们对英美刑事诉讼程序和证据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引起了大家对于英美刑事程序法的极大关注和兴趣,开阔了广大师生的国际化视野,使大家受益匪浅。

    系列讲座期间及之后,我校法学两院的领导与老师与Duff教授就与阿伯丁大学及其法学院合作进行了磋商,在本科生互换、教师互访、能源法合作项目等方面都达成了实质性的合作意向。

(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