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主页 |  新闻速递 |  基层动态 |  党员风采 |  理论园地 |  成就展览
生科院:点燃尖端科研的助推器
日期: 2012-09-24  信息来源: 北师大校报

  午后,阴翳的原始密林中细流淙淙,蝉鸣悠长。一只成年东北虎慵懒地穿行在林间,巨大的肉掌悄无声息地掠过厚厚的落叶,金黄皮毛上的斑驳纹路,与布满光斑的树丛搭配得天衣无缝。只消一会,它便会消失在茫茫林海之中……

  “咔嚓!”一个极其微弱的快门声,暴露了它鲜为人知的行踪——不远处,隐藏的红外触发相机记录下了这位“兽中之王”闲庭信步的珍贵画面。

  如今,野生东北虎在我国境内几近绝迹。要是用买彩票来形容,拍摄到野外自然状态下的东北虎,毫无疑问是中了百万级别的大奖。这一次“中奖”的,是生命科学学院“生物多样性的维持机制”研究群体。

  虽然“中了大奖”,但研究群体的成员们依旧很“平民”。记者去生科院采访的那天,恰巧赶上院里的首届教职工厨艺大赛,群体成员悉数到场,大伙儿的目的很简单:“包饺子”。

  在由原来的老天井改造成的多功能厅里,参赛教师组成六队比试包饺子和拌凉菜。学院的书记院长齐动员,全体教职工担当评委。一边是“大厨们”热火朝天地擀皮剁馅儿包饺子下锅,一边是“评委们”瞅着饺子熟了一拥而上试吃尝味儿,大厅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从“拍老虎”到“包饺子”,这反差似乎有些大。但研究群体的“带头大哥”张大勇呵呵一乐:“是一回事!”一直以来,学院党政高度重视和谐氛围的营造,通过各种方式提升学院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把文化建设作为学院各项工作的精神助推器。“‘包饺子’等各式各样的活动把大家‘包’到了一起,大家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在科研上出点成果,也就不奇怪了!”

  小咖啡厅有“大产出”

      张大勇,东北汉子,群体负责人;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长江学者,在生物多样性维持机制的研究上卓有建树。他还是院里第一个开微博的教授,并集羽毛球、乒乓球高手于一身。

  林魁,群体骨干;曾负笈新加坡钻研生物信息,“进化生态学与基因组学研究”是他的主业。兼任生命科学学院工会主席的他,被戏称为这个大家庭的“管家”。

  这个2007年入选教育部创新研究群体,2011年又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创新研究群体科学基金”支持的团队,成员平均年龄只有40岁。他们中,有精通植物种群的专家、也有研究动物的学者,有常年蹲守野外的干将,也有做实验室研究的高手,有致力于理论分析与建模的骨干,还有在学术前沿摸索探路的尖兵……这些来自不同领域的学者,优势互补、多元共生,形成了一支特色鲜明、高度综合的研究力量。保护生物多样性、探索生物多样性的维持机制,是研究群体关注的核心命题。

  巧合的是,成员的多学科、多层次,恰恰体现了这个研究群体自身的“多样性”。可是,要真正发挥多学科交叉协同的集成优势,占据科研的制高点,却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就好比要把五个指头捏成一个拳头,才能具备实际的战斗力。

  “学术平等,自由交锋是我们的力量所在”,张大勇不无自豪地道出了研究群体频创佳绩的“秘诀”。大家从各个角度从事研究工作,产生不同的见解是很正常的。张大勇说,群体成员间因为观点不同引发争辩是家常便饭,激烈的思想交锋更是屡见不鲜,“关键是以平等的地位,在自由的环境中展开论辩,我们相信:‘真理越辩越明’!”

  正是这些平等自由的论锋,激发出了耀目的学术火花。“我们团队的每个成果,都是从争论中得出的。”

  “物种竞争共存机制”是群体研究的一个重点,这是物种进化的基本命题。近年来,信奉“天生我材必有用”的传统生态位理论,受到了充满随机性、动态平衡的中性理论的挑战。按照这样的观点,生态系统不再是高度有组织的系统,而仅仅是生物群落随机性地散落、扩散、繁衍、灭亡,完全是偶然性的。到底是“适者生存”还是“幸运者生存”?学界聚讼纷纭。

  张大勇的团队经过严谨的观测和激烈的论争,提炼出了自己的看法:“近中性理论”。他们成功地把在遗传学、进化生物学领域关于基因多样性的理论,运用到了物种层面上,认为既不是完全确定性的“适者生存”,也不是完全随机性的“幸运者生存”,两者是联合作用的。这一观点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中性理论当前面临的种种困扰。

  在研究群体成员们的记忆中,从一开始论辩到理论的出炉,始终与一个地方紧密相连——学院的咖啡室。

  2010年,学院将多功能厅角落上原有的废弃仓库巧妙地改建成了咖啡室,添置了五花八门的现磨咖啡器具,装上了投影仪,这一方自由天地便成了教授们“学术沙龙”的好去处。不同学科背景的群体成员围坐在一起,一轮又一轮的“头脑风暴”从咖啡桌旁刮过,一个个令人振奋的理论应运而生。

  为改建这个“神奇”的咖啡室,学院投入了不少资金。改建之初,学院党政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为教职工创造一个和谐民主的沟通思想、交流学术的空间。学院党政一致认识到,学术研究只有在宽松自由的氛围中才能更好地生长,围绕学院中心工作,为教职工创造良好的软硬件条件,再多的投入也是值得的。如今,这个小小的咖啡室凭借它的“产出”,成为了生命科学学院环境建设的一大亮点。

  揭开连中“百万大奖”的秘密

  中“百万大奖”的几率是微乎其微的,而连着两次“中大奖”就只能解释为奇迹了。但这奇迹却真的在“生物多样性的维持机制”研究群体的身上发生了:

  ——自从获得了自然状态下的东北虎影像,2010年,他们再度拍摄到了远东豹!这是在我国境内首次记录到的清晰的野生远东豹活体照片!

  远东豹,唯一生活在“林海雪原”的豹类,目前世界上最为濒危的大型猫科动物亚种之一,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动物红皮书列为极危物种。要一睹它的风姿,除了要有中“百万大奖”的好运气,更得依靠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常人难以想像的艰辛付出。

  研究群体的“生物适应性进化与群落形成研究组”常年奔波于东北长白山一带,“浪迹”在我国与俄罗斯、朝鲜接壤的广阔混交林地区,群体成员们往深山野林里一“猫”常常就是整个夏天。

  他们先后建立了25块观测平台,在长达几百公里的国境线上,架设了近300台红外触发式相机。

  这种相机隐蔽装置在树干上,探测到有生物经过就会自动触发摄影。研究者们在完成前期繁重的设备铺设任务之后,接下来的就是定期检查和漫长的等待。相机数量虽然达到了百位级,但由于猫科动物惯于夜行,独来独往,行踪隐秘,成功拍摄到珍惜物种的概率仍旧是极低的。因此,数年的坚守只为了这些美丽动物的惊艳一瞥,几千个日夜的付出只为了一张久违的照片。

  跑过野外的人都知道个中的辛苦:起早贪黑、翻山越岭、蚊虫叮咬、食宿不定,还面临着不可知的风险。团队里的教授跟学生一起,野外工作同吃同住,有时在山里待上好几个月,下山时活像“野人”。

  事实上,自打郑光美院士开始,生科院就有教师带学生去野外勘察的传统。80高龄的郑先生直到去年还带着学生到野外实习观鸟,那爬山的劲头一点不比年轻人差。研究群体所在生态学研究所的宋杰教授,时常带学生去小龙门基地、烟台海滨基地一线搞科研。宋杰是上山下海无所不能,别人抓不到的水生动物,他能抓到;别人找不到的标本,他能找着。野外虽然艰苦,但是大家都不觉得苦,反而是乐此不疲。

  是什么让研究群体成员们不避艰难,不辞辛劳,以苦为乐?要回答这个问题,先得看看学院分党委在增强学院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发挥党组织的战斗堡垒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上下的功夫。

  学院分党委对党务工作的定位是:以教学科研为中心,发挥好党组织的政治核心和监督职责,为教学科研工作的更好开展提供全方位的支撑与保障——用一句话说,就是“围绕中心抓党建,抓好党建促发展”。遵循这一核心理念,学院分党委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从人员设置、组织结构上保证党政工作切实围绕学院中心工作开展,从体制机制上激发党员教师的工作积极性与主动性。分党委探索扁平化的管理模式,本着“少而精,有活力”的原则,重新编制了教工党支部,并科学调整了支部成员,“选好配强”支部书记。如今,各支部书记都由高学历、高职称、高水平的精兵强将担任。分党委还进行了人员调整,使支部书记进入分党委,现在,分党委成员中教学科研一线人员占到了60%。分党委对教学科研人员的高度重视和悉心关怀,使大家的心劲更足了,干劲更大了,在工作中取得成绩、实现突破的愿望也更强烈了。

  有支部委员以身作则勇挑科研重担,有众多一线专家学者发扬先锋表率作用,有团队中的党员同志不计得失履职尽责,整个研究群体便凝聚在了党旗下,便有了无穷无尽的战斗力,便有了推陈出新的壮志,便有了攻坚克难的魂!

  大家在野外风餐露宿不为苦,在实验室中通宵达旦不喊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陡然间呈现在世人面前的,竟是用汗水换来的繁花硕果:

  ——远东豹的发现,用确凿的证据证明了这独特的美丽物种还存活于中国,改写了它“野外灭绝”的悲惨命运。这一发现对通过科学系统的调查研究来评估其目前状况,制订未来保护策略具有深远意义;

  ——五年来,“生物多样性的维持机制”研究群体出版学术著作4部,发表SCI刊物论文69篇。其中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身份在《Ecology》、《Ecology Letters》等国际一流学刊发表论文23篇;

  ——研究群体的科研成果得到了Faculty of 1000 Biology、美国科学促进会新闻发布网站、Nature“中国之声”专辑的关注,荣获了教育部自然科学一等奖……

  什么是苦中有乐?什么是以苦为乐?也许每个团队成员们早已有了自己的答案,就如张大勇所说,“你只要是群体的一员,就能强烈地感受到有无限的乐趣存在于工作之中,再怎么辛苦也不在意。我们追求的就是这种状态,事实上大家也都是这样——我们在工作,也在享受这个过程。”

  有形成果背后的“无形推手”

  都说生科院活动有“三高”:频率高、水平高、参与者的职称高。“生物多样性的维持机制”研究群体的成员们可谓多才多艺,院里组织的丰富活动,给了大家充分的展示空间。在运动场上,研究群体所在的生态学研究所的球技水平能“代表学院水平”。在文艺活动中,研究群体同样“给力”:2011年学院年终总结暨新年联欢会上,应“歌迷”强烈要求,张大勇独唱了Coldplay(酷玩乐队)的《scientist》——这首缠绵的英伦情歌,赢得了满堂喝彩。

  即便是在野外,各类增进感情、活跃气氛的文娱活动也都能因地制宜地开展起来。生科院野外实习年年都有,小龙门基地见证了师生无数个不眠的夜晚。宿地没法开展什么大型活动,师生们白天观测,晚上得空了就一盏灯一副牌,开展个扑克比赛,打发等候的漫漫长夜。实习结束时,弄个烤全羊,燃起篝火搞个露天聚会,大家开心得跟过年没两样。

  学院文化活动的丰富程度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除了厨艺大赛,还有充满趣味性的升级、数独比赛,融健身娱乐于一体的踢毽子、排球、乒乓球、羽毛球比赛,生活工作两不误的生物摄影、亲子摄影比赛……更不消说“女性主题月”系列活动、秋游、联欢会等“传统项目”了。

  林林总总的各式活动,为平日里埋头实验室和置身野外的教师们创造了交流沟通、展示才华的平台,也折射出学院文化建设的别样风景。林魁作为张罗这些活动的学院工会主席,有着切身的体会:“工会活动之所以办得那么好,首先要归功于学院党政的支持,其次是工会委员的付出与服务,最后也是最基础的,是全体教职工的支持!”

  学院党政清醒地认识到,良好的学院文化是推动学院健康发展的内生驱动力,加强文化建设是提升学院软实力与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突破口,加强工会工作则是提升文化建设水平的重要推手。因此,学院党政对工会工作给予了实实在在的支持。

  林魁这个工会主席的工作开展得如鱼得水。因为他既是院务会成员,参加学院两周一次的院务会,又是分党委委员,在分党委中享有表决权——学院党政这样的制度安排,从源头上保证了工会工作是学院整体工作的一部分,充分体现了工会工作在学院工作中的重要地位。此外,学院还从人员、经费、设施上对工会予以全方位支持,有效弥补了党政活动覆盖面的局限,为学院的文化建设开辟出了一片新天地。

  就拿大伙儿“包饺子”的多功能厅来说,原来下边是动植物培养室,上面是漏水问题“久治不愈”的老天井,怎么修也解决不了。2010年,院里果断决定把天井封上,出资改建成了可以开展综合文化活动的多功能厅。大家在这里,上午做工间广播操,中午打乒乓球、羽毛球,晚上逢周一、五、六供老师使用,周二、四、日给学生使用,周三晚上还向校内开放,供教工们练瑜伽。

  在这个多功能厅里,学院五彩缤纷的各类文化活动轮番上演。工会活动得到了教职工们的广泛支持,众多教授博导都报名参加一展身手。2011年评选出的25位院级工会积极分子中,具有副高以上职称的就占59%;生态所的娄安如教授还评上了学校“十佳体育之星”。在生命科学学院,教授们不仅是学问专家、教学能手,还是活动“达人”!

  营造浓厚的学院文化氛围是一项系统性工作。在党政的大力支持下,学院还构建了“两刊一网”:“两刊”是《铎之声》和《绿缘》,“一网”是生科院网站。“两刊一网”极大深化了学院文化建设的内涵,拓展了文化建设的宣传覆盖面。同时,院工会橱窗也成为了宣传阵地,及时报道工会的各项工作动态,展示教职工的风采。

  在学院精心构筑的文化环境中,教职工们得以放松身心,交流情感,陶冶情操,凝聚共识。学院文化建设工作洋溢出的融融暖意和浓浓人情味,形成了一股无形的巨大力量,在每一个教职工之间搭建起了一座“心桥”,构建起了大家共有的“精神家园”,营造出了和谐团结的院风,踏实勤勉的研风,励耘乐育的教风。

  不仅如此,出色的学院文化也打造出了一支学术氛围民主和谐、富有创新精神和坚强战斗力的团队——2011年,“生物多样性的维持机制”研究群体所在的生态学研究所,以骄人成绩和突出贡献,被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全国工人先锋号”,成为北京高校系统仅有的两个“先锋号”之一!

  生命科学学院党政坚信,学院文化建设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它凝聚起人心、汇聚起力量,奠定学院改革发展的思想、理念和精神根基,它巨大的价值最终将反映到教学科研等有形成果上,从而有力地推动学院又好又快地发展。 (来源:北师大校报)
新闻热线:58805293 58808001 58802035 新闻email:xww@bnu.edu.cn xwzx@bnu.edu.cn xxb@bnu.edu.cn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转载新闻请注明出处 转载文章请与新闻中心联系 Copyright 1998-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