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网 > 北师人物

李福越:奔跑,向着梦想的方向

2015-10-12



李福越,后勤集团热力保障部职工,越野、马拉松“发烧友”,曾获TNF100北京国际越野挑战赛、首届奥森100+超级马拉松比赛冠军。

 

  周五晚九点十分,浙江电视台《奔跑吧,兄弟》准时开播。而这时的他,穿着一身蓝色跑步“武装”,也恰好到达北四环志新桥上。

  从志新桥一路向东,绕四环一圈再回到北师大,65.3公里路程,穿过大小桥梁147座,他需要在8小时30分钟内完成。

  在刚刚落幕的北京国际马拉松比赛中,他以3小时3分20秒的成绩,在3万余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赛者中夺得第221名。

  他叫李福越。他从来没看过《奔跑吧,兄弟》,也完全不知道“跑男”这个热词。脱下跑鞋,他其实是一枚“暖男”,是北师大最基层的后勤热力保障职工。但他也是领奖台上众人欢呼的“冠军英雄”,是为梦想坚持了10余年长跑的真正“RunningMan”。

  师大“暖男”,用焊针“缝补”管道

     京师学堂南的老四合院,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南楼下,茂密的冬青树后被挖出了一个大坑。下午两点,李福越和他的两个同事,骑着三轮车来到这里。他们有序地把电焊、钢管从三轮车上卸下,拉上电线,接上插排,程序很简单,不一会儿一切就已整理妥当。

  跳进冬青树后的大坑里,就能看到一个高约70公分,宽约1米,从楼体上挖开的大井。那里面潮湿、狭小,只能容得下一个人蹲着。两根生了锈的钢管,横穿而过,其中一个已经断开。

  把腐朽的管道用气割割下,再在端口接上新的钢管,这种对管道的“缝缝补补”就是李福越在春夏季的主要工作。

  对李福越来说,“潮湿、空间狭小都不是大问题,最难受的是里面的岩棉。”岩棉是包在供热管道外面的一层保温材料。岩棉的外面还有一层保护介质,但时间久了,保护层被破坏,岩棉便会暴露出来。管道维修人员在狭小的空间里,没法不接触它。“岩棉有毒,接触后,皮肤瘙痒,呼吸困难,眼睛睁不开,特别难受”,李福越一边介绍一边戴上了防毒口罩。

  没有与同事商量,他自己一个人便扯着电线,端着焊针,径自钻进了管道洞中。过了一会儿,洞里便亮起了火光。这是焊针与钢管接触后发出的光亮,在洞外的大坑中,能感受到这闪烁的光亮带来的刺热,能看到李福越脸上已经开始泛起的汗珠。在一片光亮中,也似乎能看到未来这里每一季冬日的温暖。

  大约过了一刻钟,李福越的同事站在管道洞口,问他需不需要换人。李福越专注地盯着焊针与铁管接触的端口,“不需要”三个字后,又是一片火光。

  从这里匆匆路过的学生,不会注意到冬青树后发生的一切。更不会知道这个叫做李福越的最基层后勤职工。校园的地下纵横贯通着各种各样的管道、线路,我们习惯了触手可得的水、暖、电,觉得享受起来很平常,却并不知道这背后李福越们的辛苦。

  赛场“跑男”,用脚步丈量梦想

     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同事们相约去食堂吃饭。这时候,李福越却不见了踪影。

  “吃过饭就不能跑步了,得先跑步再吃饭。”上班前跑步,下班后跑步,这是李福越与同事们完全不同的个人生活。“跑男”也是李福越的另一重身份。

  早在新浪网2011年的一篇报道中,就将李福越称之为 “马拉松大众明星”,而在“跑友”们的博客中,李福越的名字更常常与前辈、冠军、英雄这样的字眼组合在一起。北师大后勤部的同事们也都不无感慨地说“咱们福越那可是名声在外!长跑,那确实牛!”

  没错,李福越的长跑确实“很牛”。2007年他第一次参加北京国际马拉松比赛,就跑出了2小时57分57秒的佳绩,对于完全没有比赛经验的业余选手来说,这样的成绩已非常难得。也是从这次比赛开始,李福越一发不可收拾,从2007年到2010年,连续4年参加北京国际马拉松比赛,2011年参加北京国际长跑节、国际户外耐力跑挑战赛等,同时他还赴石家庄、沂山、福州和香港等地参加各种长跑比赛,均取得了不俗成绩。

  正如他的名字一样,李福越随着在长跑、越野成绩上的不断突破和飞越,终于在2014年迎来了他的“福气”。这一年的5月,李福越以15小时33分35秒的成绩,一举摘得TNF100北京国际越野挑战赛冠军。11月又凭借出色表现,获得首届奥森100+超级马拉松比赛冠军。

  李福越的长跑生涯最早从2003年开始,那时候“非典”肆虐,李福越看到学校里有师生因为发烧而被隔离,内心很不安,“师大有那么好的条件,我就到操场跑起来了”。脚步一旦踏上了橡胶跑道,李福越觉得自己好像被这种感觉迷住了,“所有的不快、郁闷,平常没法跟别人说,压抑在心里,可一旦跑起来,就都没有了,不是暂时的遗忘,而是全部‘挥发’掉了。”李福越通过跑步消解内心的郁闷,早年困扰他的高血压也在奔跑中,给跑“丢”了。

  李福越在奔跑中,获得了健康,也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找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自己。他开始踏上各种长跑、越野赛场,他热爱上了竞技的感觉,也逐渐清晰了梦想,“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到国外去跑一圈,我的梦想就是能够站在国际马拉松冠军的领奖台上。”

  从学校到李福越的密云老家,74公里路途,李福越经常徒步跑回去。在9个小时的奔跑中,他的脚步离自己的家越来越近,他感觉梦想也正在离自己越来越近。“我只要跑,我的梦想就能实现。这个信念,从来没动摇。以后也不动摇。”李福越今年已经44岁,很多人觉得,对于长跑的人来说,最佳的比赛年纪已经过了。但李福越却不这么认为,“我现在很健康,只要有梦想,想去实现它,44岁就不晚!”

  生活“奇葩”,用坚持赢得尊重

     因为有着对梦想执著的追求,李福越便常觉得时间紧迫,在生活中也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当同事们还在梦乡,他早已穿好衣服,带上饮用水,来到操场。下了班,当同事们一起去吃饭时,他又在橡胶跑道上开始了热身运动。晚上,好不容易应该好好睡觉了,他却径自来到了安静的四环路志新桥……这些举动,让刚刚接触到他的人难免觉得有些“奇葩”,不了解的人很难理解一个人怎么可能对跑步这件事如此执著。但相处得久了,身边的同事也开始觉得“他真的在坚持,不是闹着玩的,这种十几年如一日的执著,确实令人佩服”。

  在比赛中,李福越曾经跌倒过,被石头磕伤,胸口造成骨折,他也曾经被狗追咬,小腿受过伤,但他都没有在赛场上止步,依然坚持跑到终点。“就是要跑,不能停下来。在赛场上,不能半途而废,要跑出名次,跑出名堂,这样才会觉得对得起自己。”李福越笃定地说。

  学校要举行运动会,后勤队的旗手就是李福越。然而在赛前,李福越突然发现自己要参加的TNF100北京国际越野比赛与运动会在时间上有冲突。主管领导立即做出调整,让他安心去参加越野比赛。“旗手可以临时更换,但李福越的梦想不能耽误,只要他想出去参加比赛,我们都尽可能给他方便和支持!”李福越自己觉得,自己的坚持和梦想在这里得到了尊重,“没有师大的环境和单位领导、同事的支持,只靠自己坚持到今天,是不大可能的。”

  业余时间,除了跑步,李福越还特别喜欢读书。他经常从后勤图书馆借书,“特别喜欢哲学方面的书,最近在读《苏菲的世界》,感觉读书就跟跑步一样,能够打开看待这个世界的另外一扇窗。”李福越说。

  他的同事告诉记者,李福越还自学了英语和日语,“必须提前准备着,万一哪天梦想实现了呢?”

  记者手记初次见到李福越,很难将眼前这个穿着一身白色工装,背部微驼的男人与之前在资料中了解到的长跑、越野冠军联系在一起。然而,通过几次采访,通过逐渐深入的了解,我越发感觉到,他如果不是那个在赛场上意气风发的奔跑者,在领奖台上不断进步的被瞩目者,谁又应该是呢?

  李福越是最基层的“草根”,他的工作常常需要他为着大家的温暖匍匐于黑暗之中。当他手中的焊针与生锈的暖气管道接触,四溅的火花照亮的是一个尽职尽责作为热力职工的李福越。当他从黑暗里走来,换上跑鞋,来到跑道,大步迈起来的是另外一个李福越。那是一个始终被梦想照耀着的李福越,也是一个为梦想执著了十余年,为梦想奔跑了十余年的李福越。

  一个人有梦想不难,难的是有太多所谓“现实”的理由让我们放弃梦想、忘记初衷。然而这个最普通、最朴素、最有可能没有什么梦想、最有理由向现实讨要借口的热力职工,不仅拥有梦想,而且自打想要“站上国际马拉松比赛的领奖台”他就从未想过放弃,他就始终奔跑在前进的赛场上。

  “就是要跑,就是要坚持,没有想过为什么。”“从来没想过停下来不跑这件事。”没有“为什么”,所以脚步才能载得动梦想。从未动过停歇的念头,所以梦想才会给强者以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