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网 > 北师人物

邵忠诚 冯锡琴:大爱生辉

2015-07-24


  邵忠诚、冯锡琴,北京师范大学政教系1961级学生。1993年,创办秦皇岛爱辉国际旅游学院,办学18年,培养了众多优秀学生。2015年6月,回到母校北京师范大学,设立爱辉奖学金,奖励贫困学生。

  2015年6月26日,笔者敲开京师大厦1620的房门,冯锡琴老师正拿着洗好的长裤,往窗棂上挂,她回头望着我说:“住这样的房间,太奢侈了,我们真不安心。”

  年近八旬的邵忠诚、冯锡琴,为了能找一个更便宜的住处,为学校省一点钱,去学校东门找过原先的招待所,得知已经拆迁了,方才作罢。

  就是这样一对节俭的老夫妻,拿出了自己多年积蓄的25万元人民币,在母校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设立了“爱辉奖学金”,用于资助贫困学生完成学业。北师大教育基金会主任张吾龙说:“个人出资设立奖学金,这在北师大还是第一个。”

  捐赠仪式上,邵忠诚说:“25万的捐赠只是搭建一个平台,他们有信心把‘爱辉奖学金’做大,让更多像他们一样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能够顺利完成学业,这是我俩的责任和心愿。”

  痛失爱子,情系“爱辉”

  邵忠诚、冯锡琴夫妇是哲学学院的老校友。1961年,北京师范大学政教系面向全国招生,来自渤海之滨的邵忠诚,和秀美的江南姑娘冯锡琴成了同学。五年同窗,从相敬到相爱,婚后有了两个聪明可爱的儿子。两个孩子都成绩优异,长子邵辉在复旦大学攻读法律专业,1989年前往美国留学,入读威斯康星州的马凯大学。

  远渡重洋的邵辉,每周给家里写一封信,邵忠诚夫妇从字里行间,细细品读儿子的异国见闻、人生感悟和思乡之情。1991年,邵辉在信里高兴地告诉父母,他接到了乔治亚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

  沉浸在喜悦中的一家人全然不知,命运已经悄然向邵辉发出了另一张通知书。

  灾难猝不及防,风华正茂的邵辉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白血病,在和疾病搏斗了一年多之后,他带着对生命的无限热爱与眷恋,离开了人间。

  生离成死别,邵忠诚夫妇几近崩溃,悲恸、伤感折磨得他们彻夜难眠。他们不敢回家,不能让一直不知邵辉病情的年迈父母伤心落泪,更怕家里每个角落的触景伤情。

  他们一遍又一遍读着邵辉生前的信件,仿佛儿子还在耳边殷殷细语,诉说他对父母的思念和自己未完的理想,更多的是对生命中那些善良人们的感激。邵忠诚夫妇决心振作起来,为了邵辉,也为那么多曾经无私帮助过他的人们。

   “邵辉在美国的担保人狄克先生,无私地为邵辉提供经济资助,帮助他完成学业,在他生病之后更是四方奔走,求医、求助,设立了‘邵辉基金会’。美国专家多次会诊,为邵辉提出一个又一个治疗方案。为了给邵辉做骨髓移植,美国中心血站向全世界75万个骨髓信息库查找骨髓。马凯大学设立了‘邵辉骨髓寻找中心’,与此同时,中国曾4次派专机把邵辉亲属的血样送到美国去化验……”每念及此,邵忠诚夫妇的眼里满是泪光。

  母校恩师程树礼、袁行榘夫妇劝说:“你们失去了一个优秀的儿子,要为祖国培养更多的好孩子。”邵忠诚夫妇决心要办一所学校,回报社会,回报中外好心人!校址就选在邵辉祖籍北戴河,学校由师母袁行榘命名为“爱辉”。

  辛勤办学,北师大是坚强后盾

  拿定主意,邵忠诚夫妇便全身心投入办学。

  程树礼夫妇与北师大的同仁,给予了最大的支持,为爱辉的创建出谋划策。他们参与规划课程、制订教学计划,审定教科书,聘请名师授课。

  1993年5月4日,秦皇岛爱辉国际旅游学院办起来了,以母校北师大为“爱辉”的坚强后盾,这所民办大学一开始就在高起点上,一步步迈向新台阶。

  当时的北师大校领导赴“爱辉”指导,启功先生还为“爱辉”题写了校名。北师大图书馆为“爱辉”赠送了第一批图书。

  “65岁的程树礼先生为了给‘爱辉’讲半天课,来回要花周末两三天的时间。他总是骑着破自行车到积水潭,乘地铁到北京站,坐火车到北戴河,再步行两里多路到‘爱辉’,还常常提着给学生买的教材、讲义,连五块钱的出租都舍不得打。”邵忠诚对恩师的情义,至今感怀不已。

   “爱辉”成长始终伴随着北师大人求真务实的精神,学校将学费的78.6%都投入到教学和教学设备上,根据国家需要和市场需求,把英语口语和计算机应用作为重点学科,邵辉生前好友、爱国华侨钟世昌教授选送美国英语外教、日本花甲协会志愿者任日语外教。

  邵忠诚夫妇也把母校和师长的关爱,无私地传递给了“爱辉”的学生们,他们把每个学生都看成自己的孩子,细心关爱,无微不至。对贫困的学生减免学费,对生病的学生悉心照顾,他们用行动,践行着北师大“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校训精神。

   “爱辉”的成绩有目共睹,教学质量好,社会效益好,学生的英语口语能力强,参加英国剑桥大学商务英语考试,合格率达95%,实际动手能力强,在就业市场上供不应求。

  学生谢春媚在北京获“恒源祥10万元”大奖,获得了多项国家专利,创办了春媚有限公司;贾震是国企巴士旅游公司副总;张霞是德国汽车配件公司老总……爱辉的优秀学子有一串长长的名单,他们遍布大江南北,走向世界各国,这些昔日“落榜生”,在“爱辉”找到了自己的新方向,走出了自己的精彩人生路。

  秦皇岛爱辉国际旅游学院成了全国最好的民办大学之一,国家民办高教委授予爱辉先进办学单位。

  在一届又一届学生入学、毕业的循环往复中,邵忠诚夫妇华发渐生。然而,学生们的成功,师生间那种浓浓的亲情,让他们找回了曾经失去的东西,而且收获了更多。

  捐赠校产,反哺母校与社会

  邵忠诚夫妇在办学之初,就申明“爱辉的产业不遗子女,归属国家”。他们对办学舍得花钱,学校举债购置了别墅式图书馆、体育场、语音室、微机室,用于教学的固定资产逐年增加,教学设备不断升级改进,而他们对自己,却“抠门”得紧,出公差,都是坐硬座,到北京来办事,就住在北师大东门外20元一晚的地下招待所。

  2010年,因为国家对民办大学政策的变化,艰苦办学18年的“秦皇岛爱辉旅游学院”停办了,邵忠诚夫妇一心想把千万余元的固定资产——“爱辉”图书馆和两栋单元招待所捐赠给母校,可惜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未能如愿。时不可待,邵忠诚夫妇在2010年6月8日与北戴河区政府签订协议,将藏书两万余册的“爱辉”图书馆捐赠给北戴河区政府。

  他们一直有愿望,要在母校北师大设立“爱辉奖学金”,奖励贫困生,作为爱辉人对母校的回报。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这个愿望也越来越迫切。“我们越来越老了,很多事情不做,也许就来不及了。”于是,夫妻把积蓄凑上25万。在阔别母校55年之后,邵忠诚夫妇回到北师大哲学学院,设立了爱辉奖学金。

  捐赠仪式上,邵忠诚讲得很动情:“我俩都出身贫寒,特别珍惜来之不易的读书机会,当时老图书馆座位十分有限,我清晨边走边咬着馒头咸菜,直奔图书馆占座,安静苦读到深夜。我俩在师大五年,互帮互学,约法三章:‘每周只有两个自由活动时间,周六晚上在北饭厅北广场看露天电影,周日上午在图书馆读书,下午到新街口的旧书地摊上淘书。’当时为了省4分钱的车费,都是走着去。”

  “爱辉奖学金”的设立只是一个开始,邵忠诚给自己算过一笔细账,当时与北戴河政府签署的捐赠意向书规定,“爱辉”的两栋单元招待所由政府出售,所得款项全部用于两个奖学金,这笔款项一旦落实,就可加大投入。此外,自己和老伴有生之年的结余,也会继续投入,“爱辉奖学金”必定会不断增加。

  夫妇二人下一步,想帮助边远山区办图书馆,让乡村孩子们也能有良好的阅读环境,同时也为民间图书馆的发展、为民间文化交流,做更多的工作。

  “只要我们走得动,有力量,我们就要尽力而为!”